主页 > 热点叫做 >改编不是罪,平凡才是──谈《黑塔》电影版

改编不是罪,平凡才是──谈《黑塔》电影版

2020-07-12

改编不是罪,平凡才是──谈《黑塔》电影版

Waiting,本名刘韦廷,曾获某文学奖,译有某些小说,曾为某流行媒体总编辑,近日常以「出前一廷」之名于部分媒体撰写电影相关文章。个人FB粉丝页:史蒂芬金银铜铁席格

在观赏改编作品时,有些人会将原着奉为圭臬,认为所有更动都是不可原谅的,就算是将小说改编为电影这种难免需要删减的情况,也是一种对原着的亵渎。在他们口中,所有改编作品均背负着无法抹灭的原罪──一种打从初始便不应存在的罪衍。

我自己并非这种「原着至上」的人,对改编作品的要求也还算宽鬆,就算与原着全然不同,只要成果足够好看,我也能欣然接受,像是上回聊到的「神鬼认证」系列,就是这样的例子。

或许正因如此,身为史蒂芬.金忠实书迷的我,对于《黑塔》一片的改编成果实在心情複杂,在此就且容我从头说起吧。

最早听到「黑塔」系列将被改编为电影与影集共同搭构而成的影视系列时,我的心情可说是忧喜参半。喜的自然是能看见这部史蒂芬.金花费数十年撰写的代表作总算得以被改编为影视作品,忧的则是因为这系列小说的内容实在过于複杂庞大,要改编得好绝非易事。如果以电影与影集交错进行的形式拍摄,固然能拥有比单纯改拍为电影更大的叙事空间,但就实际面来看,势必也会出现观众未必两者都看的问题,导致故事连贯性方面可能会出现明显断层,影响到大多观众的买单意愿。

事实证明,这个改编计画显然比我原本预期的还要艰困许多。不同导演、电影公司、电视台在接手之后又纷纷脱手,使这个计画延宕了十年之久,最后在索尼影业与丹麦导演尼科莱.阿尔赛携手合作之下,才让这项计画付诸实现。

后来,《黑塔》的首支预告让我开始变得对本片期待不已。由伊卓瑞斯.艾巴饰演的主角与马修.麦康纳饰演的反派,均在预告中展现出他们的高度个人魅力,再加上各种酷炫无比的动作画面,让人感觉像是吃了颗定心丸似的,认为这部电影纵使无法完整拍出原着精髓,至少在娱乐性方面,应该也会有着过人表现才是。

没想到的是,在《黑塔》率先于美国上映以后,不仅影评成绩极为惨澹,甚至就连至关紧要的票房部分也不如预期,就目前的情势看起来,原本打算要拍摄的影集与电影续集计画就算被取消掉,恐怕也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于是,在踏进电影院之前,我对本片的期望值已降到最低,甚至还将心态调整成了一种「看看到底有多烂」的好奇心,这才走入场内。

也不知该说是幸或不幸,《黑塔》电影版并没有我预期中那幺糟,也没有大多数影评表示的那幺差劲,充其量就是一部平淡无奇、缺乏神采的电影,比起真正的烂片来说,显然还有段距离。然而,这或许正是《黑塔》最大的问题所在──当你只能用「平淡无奇,但也没那幺烂」这种说法来替一部电影辩护时,那幺这部片是否真值得你买票捧场?

是的,就算有着伊卓瑞斯.艾巴与马修.麦康纳这样优秀的演员加持,《黑塔》最终还是成了一部我个人通常称之为「第四台电影」那类的鸡肋之作。就某方面来说,你可以理解这部奇幻片需要大幅简化原着的複杂设定及故事细节,才能在电影这种叙事空间较为受限的媒介中说出一个完整故事。但问题在于,本片除了简化小说那满是冲突魅力的独特世界观以外,甚至就连主要角色们的个性与行为动机,也被改编得面目全非,使《黑塔》一片的故事与原着几乎完全不同,让那些于原着中俯拾即是的迷人特质,在电影版里全然消失无蹤,使《黑塔》成为了一部毫无特色可言的平凡电影。

说真的,对于「黑塔」系列这部极为独特的奇幻小说而言,大幅改编并非什幺过错(如果你有看完原着的话,可能还会发现「大幅更动」原本便是最适合改编这部作品的方式)。编导的真正问题,其实在于把这个充满潜力的故事,拍成了一部平凡到出人意表的电影,就算不拿原着来比,光是与这部片本身的预告相较,其差距也可说是天差地远,其平庸的程度,甚至让我觉得要是真的拍得够烂,可能都还会比现在这样的成果要来得让人容易留下印象。

改编不是罪,平凡才是──这才是《黑塔》这部电影的真正问题。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