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视界引资 >DPP中评专论:民进党两岸政策如何突破盘整期?

DPP中评专论:民进党两岸政策如何突破盘整期?

2020-08-13

 中评社北京19日刊出评论专文,全文如下:
 近来,民进党对两岸议题的态度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而最近民进党关于两岸议题的举动似乎出现了某种程度上的转变。比如,民进党恢复了中国事务部,对第八次陈江会谈也一改过去发动群众街头抗争的形式,而採取更加温和的面对方式。另外,继今年3月罗致政以个人身份访陆后, 8月13日、14日民进党籍立委萧美琴以及民进党中执委林佳龙也分别以个人身份相继登陆交流。苏贞昌任民进党主席后,民进党中生代日前掀起访陆潮。 
 另一方面,在民进党不断提出要调整中国政策的背景下,苏系大将、立委吴秉叡抛出陆生纳入健保倡议,却引发绿营基层大反弹。党主席苏贞昌14日表示,将陆生纳入健保,现在台湾的整体气氛与时机不宜。他还告诫说,不分区‘立委’是由党提名的,应该跟党中央同步,不宜个人躁进,这等于说是对民进党内人士研议调整两岸政策当头泼了冷水。民进党欲前进又刹车的举动,充分反映出目前民进党两岸政策调整具有複杂性和矛盾性,其两岸政策已经进入盘整期。 
 在两岸政策方面,一方面,民进党面对今年大选失利,输在两岸政策最后一哩路上,亟待有所突破;另一方面,受制于台独党纲及其基本价值理念,民进党两岸政策每走一步都会遇到各方的制肘,两岸政策调整是必然的方向,但这一步该何时走、怎样走,显然民进党内部还远没有达成共识。民进党中央与地方意见不一,各派系意见相左,两岸政策调整看似热闹,却仍是各把各的号,各吹各的调。因此民进党两岸政策如何盘整,如何突破,或逆势上扬,或重挫下跌,或徘徊不前,值得进一步观察。 
 过去以来,民进党两岸政策台独挂帅,本身对大陆缺乏了解和认识,更重要的是党内拒绝与大陆来往,不愿或反对与大陆建立沟通的平台。由这样一种思路来处理两岸关係,民进党完全以自己狭隘的视角审视大陆、解读两岸议题。因此民进党民意代表对两岸关係议题的态度,或流于民粹,或流于漠视,民进党缺乏与大陆交流交往的基本理念,更缺乏正视两岸关係发展大趋势、正确处理两岸议题的能力。 
 在两岸政策方面的作茧自缚,令民进党对两岸关係大局的判断、对两岸主流民意的判断、对大陆对台政策的判断很容易产生偏差。党内不能与时俱进,不肯彻底放弃台独神主牌,在两岸议题上犹豫不断,踟蹰不前,一再错失与大陆方面沟通交流的良机。在这样的思维与惯势下,不仅大陆民众对民进党一味死抱台独产生反感,也令越来越多的岛内民众对民进党持怀疑的态度,对民进党能否处理好两岸关係,能否改两岸关係麻烦製造者为和平製造者产生很大的问号。这一点,因具体牵涉广大台湾民众的切身福祉,因而在今年年初大选中,选民或投票给国民党,或宁可含泪不投票也不投民进党,也就不足为奇了。 
 正是基于台湾的选举政治体制,民进党为了赢回执政权,恐怕很难破除选票的迷思。从这一点来看,最近民进党在两岸议题上一系列转变,根本来讲还是着眼于选举的考量。虽然有其功利性,但对民进党而言,这却不失为务实的做法。在这样一个方向下,民进党主动开始调整两岸政策,包括恢复设立中国事务部等,提出与大陆对话沟通,从打破旧有两岸思维的角度来讲,具有一定积极意义;但民进党不能忽视的是,民共两党对话与交流是双向的,交流本身就是单巴掌拍不响的事,绝不是一厢情愿和单相思的。 
 以国民党为例,国共双方自2005年连战访问大陆实现破冰之旅后,胡连会商定两党正式建立对话交流平台,国共论坛已经举办了八届,此外两岸海峡论坛也成为两岸民间交流的平台,海协海基两会商谈已经成功举行了八次,签订了十八项合作协议,这些合作交流的平台是基于国共两党对于一个中国原则达成的共识,在九二共识的基础上开展全面交流与合作。而反观过去乃至现在的民进党,虽然迫于败选的压力,党内呼吁正视大陆,主动提出与大陆沟通,但民共对话的基础何在,前提何在?苏贞昌在恢复中国事务部后,仍然是开口闭口你们中国,我们台湾,台独不除,民共对话的前提和基础仍然是一片空白,民共对话交流的地基没有,又何谈高楼大厦?不论民进党如何对旧有两岸政策修修补补,如果不能彻底摒弃台独,那幺民进党在两岸议题上就始终无法打开民共对话交流的大门,甚至永远走不完最后一哩路。 
 值得关注的是,儘管目前民进党的两岸政策仅是进行一系列的改良运动,大陆方面当然不会在民进党坚持台独路线的前提下与之进行正常交流,但就岛内民意来讲,这样的调整却颇有迷惑视听、吸引中间选民的作用。特别是在马英九当局民调一再下滑,国民党因林益世贪腐案而自毁形象的时刻,有相当一部分的中间选民与年轻选民就会转而支持民进党。执政党政绩不佳,形象不良,台湾选民就会出现换人来做做的观念。民进党适时调整两岸政策,给外界以民进党有能力与大陆对话交流的假象,以此作为吸引中间选民的手段或许有些作用,但要想真正完成最后一哩路,重新夺回执政权,以局部改良的思路,还是会有相当大的难度。 
 勿庸置疑,民进党仅是允许党员以个人身份登陆,却始终不肯完全放弃台独,民共对话的大门就不可能打开。另外,民进党如果继续坚持以批评否定的方式处理两岸议题,固然会争取深绿选民的支持,但也仅仅是维持基本盘而已。若提不出具体可行的解决方案,提不出对选民有利,对维护两岸和平红利有利的政策性建议,民进党就还是在原地转圈,走不出新天地。任由这样的局势发展下去而没有改观,那幺民进党最多只能守住原有的民意基本盘,而无法实现政治版图的进一步扩张,更遑论与国民党一较高下了。 
 在目前台湾的政治生态下,民进党两岸政策将如何度过盘整期,主要取决于未来的岛内选举:
 一是从2012至2014年的两年,是民进党两岸政策调整的试探期。如果依苏贞昌的政治性格,在不触及台独党纲的前提下,部分调整两岸政策,对两岸关係进行试温。如果因两岸政策的部分改良带来岛内民意支持率的提升,那幺两岸政策的调整至少在拉抬民意上就取得了预期效果,民进党很有可能在两岸政策上就此止步,既不会得罪台独势力,又可实现民意支持稳中有升,两岸政策调整的目的就算基本达成。 
 二是2014七合一选举是一大考验。如果民进党能够在此次选举中击败国民党,地方执政的优势确立起来,为2016大选奠定基础。在这样的前提下,显然民进党进一步调整两岸政策的内在动力会逐渐丧失,党内将认为没有必要继续在两岸政策调整上着力,很有可能重走老路。 
 三是2014至2016这两年间,也是民进党重新夺回执政权的冲刺阶段。这一时期民进党对两岸政策的调整,更多的要视当时两岸关係的大环境而定。如果两岸关係持续和平发展,没有出现大的波折,保持了既有的和平稳定,台湾选民对两岸和平红利的渴求依旧,甚至加强,两岸政策将仍是蓝绿对决的重要一环,民进党势必要在两岸政策上再次进行思考与调整,放手一搏。 
 综上所述,民进党两岸政策进入盘整期,目前仍处于摸索阶段,期间出现诸多反覆、不确定甚至是自相矛盾都是必然的。而民进党要想彻底放弃台独,在两岸政策的大方向、大原则上做出根本转变,短期内可能性不大。民进党两岸政策的调整,不仅取决于国民党与民进党的对决,也取决于岛内主流民意的发展变化,更取决于两岸关係发展的历史潮流。何去何从,我们姑且拭目以待。
 
相关文章推荐